西瓜皮🍉

此去经年,忘了也罢

【做个目录】斯莱特林引路人-章节名列表

雨翊凌澜:

【SSHP】斯莱特林引路人


分级:NC-17


内容:Harry Potter重生同人


配对:Snarry(Severus Snape/Harry Potter)


弃权声明:人物属于滚动娘,故事属于我


备注:蛇佬腔部分使用法语中的引号“<>”


简介:Harry Potter带着记忆与魔力莫名其妙回到了自己十岁的时候,而这一次,他进入魔法界的引路人变成了Slytherin学院院长。继承了Slytherin的一切之后,不同的七年,所有人都幸福的目标,还有救世主最后的归属。






第一卷 é­”法石




斯莱特林引路人(1-3)


第一章 æ­»äº¡ä¸Žé‡ç”Ÿï¼›ç¬¬äºŒç«  ä¸åŒçš„引路人;第三章 ä»Žå¯¹è§’巷到蜘蛛尾巷;




斯莱特林引路人(4-5)


第四章 å¯ä»¥ä¿¡ä»»çš„人;第五章 ä¸åŒçš„选择;




斯莱特林引路人(6-7)


第六章 æœ€å¹´è½»çš„学院首席;第七章 æ¥è‡ªSlytherin的邀请;




斯莱特林引路人(8-10)


第八章 é‡æ–°å¼€å§‹çš„课程;第九章 åœ°çª–里的妥协;第十章 æœ€å¹´è½»çš„找球手;




斯莱特林引路人(11-12)


第十一章 å·¨æ€ªä¸Žä¸‰å¤´çŠ¬ï¼›ç¬¬åäºŒç«  å¼•è›‡å‡ºæ´žï¼›




斯莱特林引路人(13-14)


第十三章 Malfoy庄园;第十四章 ç¿»å€’å··ï¼›




斯莱特林引路人(15-16)


第十五章 Malfoy家的谈判;第十六章 åœ£è¯žèŠ‚前夜的回忆;




斯莱特林引路人(17-18)


第十七章 éšå½¢è¡£ä¸ŽåŽ„里斯魔镜;第十八章 æµ·è¾¹å²©æ´žä¸ŽæŒ‚坠盒;




斯莱特林引路人(19-20)


第十九章 Slytherin基石魔法阵与复活石戒指;第二十章 å® ç‰©ä¸Žé¾™ï¼›




斯莱特林引路人(21-22)


第二十一章 ç‹¬è§’兽路西恩;第二十二章 å¸ƒç½®ï¼›




斯莱特林引路人(23-24)


第二十三章 æ´»æ¿é—¨ä¹‹ä¸‹çš„冒险;第二十四章 é­”镜内外;




斯莱特林引路人(25)


第二十五章 æ–°é—»æ•ˆåº”。






第二卷 å‡€åŒ–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1)


第一章 è¿›é©»èœ˜è››å°¾å··ï¼›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2)


第二章 ç›¸è®¤ï¼›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3)


第三章 æ¼«é•¿çš„一天;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4)


第四章 å¸ƒèŽ±å…‹è€å®…ï¼›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5)


第五章 æ‘„魂怪;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6)


第六章 å¹³ç­‰çš„灵魂;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7)


第七章 å¹½çµæ™šå®´ï¼›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8)


第八章 é»‘魔法防御术兴趣小组;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9)


第九章 ç‹¼æ¯’药剂与通往记忆的旅程;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10)


第十章 å¯†å®¤å†…外的真相;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11)


第十一章 å®¡åˆ¤ï¼›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12-上)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12-下)


第十二章 ç‹¼äººï¼›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13)


第十三章 D.A.D.A.D.A.;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14)


第十四章 å¸Œæœ›ï¼›




斯莱特林引路人·å‡€åŒ–(15)


第十五章 å…³äºŽé€‰æ‹©





第三卷 æ¶…槃




【新年论坛体番外】诺克斯论坛Nox Forum_Part-A


【新年论坛体番外】诺克斯论坛Nox Forum_Part-B


【新年论坛体番外】诺克斯论坛Nox Forum_Part-C




第四卷 æ£‹å±€




第五卷 æ•‘世主




番外


(一)斯哈A-Z_1.0


(二)斯哈A-Z_2.0——巫师字母表


 


TBC.

【彬坤】不要看午夜电影

委屈了一天的生日,终于等到了太太的更新,简直美滋滋❤

小学太鸡:


#婴儿车罢了




不要看午夜电影


生贺文+专业敲定的庆祝
私设如山 ooc我的 勿上升真人
郑大影帝亲自品鉴蔡小新人的首部影视作品
无脑车罢了


@西瓜皮🍉  迟到的生贺文




序:



我想一边看着荧幕上的你,一边干你。


正文:



蔡徐坤和郑锐彬谈恋爱早就不是个秘密,几年前的那档节目不知道凑了多少对好姻缘,其中就有他们俩一对。



决赛那天郑锐彬给蔡徐坤擦眼泪的图更是成了彬坤女孩心中的白月光。



本以为这对北极圈cp要凉凉,嚷嚷着限定嗑糖的女孩们千算万算没算到蔡徐坤和郑锐彬真的在谈恋爱。



暗地里牵个手,颁奖礼后台搂个腰都是家常便饭,普通人只当是兄弟情谊,cp粉当成售后,可只他们俩知道,不过是谈恋爱的正常身体接触罢了。




要不说官逼同人呢!最刚的还是正主。



他俩公开的那天堪称炸掉微博与新闻媒体,那天太重要了,无论是对他们两个人而言,还是对影视圈各位而言。



颁奖礼


郑锐彬接过沉甸甸的影帝奖杯时,征求了主持人同意放了自己准备的求婚视频,邀了蔡徐坤上台,把手中的奖杯和口袋中的戒指一并给了那人。



我的荣誉,我的未来,都交给你。





蔡徐坤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却也没被人在这么大的场合下求过婚,看见眼前的郑锐彬单膝跪地,手里举着戒指一脸赤诚的看着他。



利利索索的点了头,说了我愿意,戒指就套在无名指上。




哪怕受到诋毁与攻击,两个人也并肩走了过来,不管谁说什么,也从未放开过彼此的手。




蔡徐坤在百分九解散之后发了个人专辑,一直没触及影视圈,前段时间有人推了本子给他,他一看还是个午夜场才能放的电影,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一点都没和郑锐彬商量。



“你要去演电影?”郑锐彬给他打电话问道。


“是啊,大前辈有什么建议吗?”


“什么类型的?”


“就...就简简单单的爱情片。”


“那拍的时候少点和女演员的亲密接触,你是个有家室的人。”




郑锐彬轻笑着在电话那旁叮嘱着,蔡徐坤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生怕把自己有场激情戏说出去。


他拍戏的时候倒是没什么障碍,第一次拍电影凡事都想来个亲历亲为,激情戏也没用替身自己上阵,顶多是拍了个条调情前戏。



郑锐彬正在组里拍戏没时间来探班,自然不知道蔡徐坤在作什么妖。等他拍完戏又赶上蔡徐坤巡演,自己推了戏约陪他天南地北的跑,也把去电影院支持蔡徐坤的电影抛到脑后。




提醒郑锐彬的还是他们那个大厂宿舍的微信群。





3A绝不做花(3人)


Jeffery:为艺术献身
BOOGIE:为艺术献身
Ray:说人话


Jeffery:坤坤的电影你没看?
Ray:没啊,最近在陪他跑巡演,哪有时间去电影院
BOOGIE:那还是不要看了,怕你承受不住
Ray:你们俩这口气有点奇怪啊,到底怎么回事?



Jeffery:......
BOOGIE:......



Jeffery:子异你说
BOOGIE:你怎么不说?我不说
Ray:快说



Jeffery:就...就坤子有场戏
BOOGIE:是激情戏(我没看啊,我是听董又霖说的,我只是看过预告)
Jeffery:我也没看,是看过电影的人和我讲的
BOOGIE:@Ray 看你这架势,坤子没和你说?



Ray:[微笑][微笑][微笑]



BOOGIE:bro 你冷静一点 没多少镜头的
Jeffery:没错没错 就一分多钟罢了



Ray:你俩不说没看过吗
BOOGIE、Jeffery:听别人说的!!!


Ray:行了你俩闭麦吧,我手头还有事,溜了





Jeffery退了群聊,单点开王子异的头像。



Jeffery: bro 他去忙什么了,不是说推了好几个本子,专心陪坤子巡演吗



BOOGIE:就大概去给坤子上课了吧



Jeffery:???



BOOGIE:郑大影帝表演课罢了






3A绝不做花(3人)



BOOGIE:@Ray 你看电影了吗
Ray:看了,还不错
Jeffery:还不错?你都不吃醋的啊



Ray:没啊,这是电影嘛,不能当真
BOOGIE:也是
Jeffery:对对对,电影嘛


10mins later



Jeffery:@Ray 你卖队友!
BOOGIE:???
Jeffery:坤子给我打电话了刚才,问我是不是我安利郑锐彬去看的电影
BOOGIE:So?



Jeffery:所以他勾搭着陆定昊让他陪他一起出去玩了[微笑]
BOOGIE:@Ray bro 这我帮不了了,你俩私下解决吧



您的好友Ray已退出该群聊(逗你的)




“这是电影嘛,不要当真。”



蔡徐坤昨晚鼓着劲为自己辩白时也是这样说的。



只不过他可没面对董又霖和王子异时那么漫不经心,他只是狠狠的贯穿了那人,在听到那人连连呻吟后,伏在他耳边吹着热气说。



“以后再不乖,我们还是边看电影边做。”




蔡徐坤表示,老子以后都不想在拍什么午夜电影,更不想看午夜电影了!



郑锐彬表示,偶尔的午夜电影和影帝指导还是有必要的。(其实是非常有必要的!)




-那就仿照你电影的套路与你翻云覆雨,享受光与影的快感,让角色照进生活,被我全数填满不留余地。



-看看戏与人生,谁给你的巅峰才会让你失声尖叫与低声呜咽?



-是我。




FIN





花絮:




解密大厂3A宿舍为何孤立李希侃独建微信群


身为宿舍里看遍大厂乱炖脆皮鸭文学的李希侃,最近非常不满。


按照全民制作人的分法,他就是个花?


他181的酷帅吊炸天的成熟男性,竟然是个花?



他从不用表情包已经20岁的成年性感男孩,竟然是个花?



而他的三位室友,清一水儿的大厂A瓜?




全民制作人擦亮你的双眼,看看真正的瓜好吗?



是我!成熟男性李希侃!少女杀手李希侃!



所以李希侃就走上了逆各家cp的道路,偷偷摸摸开了个小号专搞换头文学。




1K的?改!改成K1.
杰芙的?改!改成芙杰。
bt的?改!改成tb。



还有彬坤的?这个就没法改了,正主亲自扛旗的他没法刚。




等等,怎么还有毕侃文学?


让我来看看这位全民制作人都写了什么?



为什么我还是花?我的天哪,这位制作人看看孩子吧,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大厂第一A好吗!




“看什么呢?嘴里叨叨咕咕的。”毕雯珺仗着身高优势把他揽在怀里。



李希侃摆脱了那人的束缚,踮着脚搂过抚顺人的肩膀,大声宣布。



“这是我的花罢了,侃毕锁了!”






莫名其妙的群罢了(4人)



TOM:你们三个谁敢让李希侃再有一点做瓜的念头,就死定了
Jeffery:???
BOOGIE:???
Ray:???



TOM:知不知道李希侃逆了你们所有的cp?



Jeffery、BOOGIE、Ray:卧槽 溜了 闭麦





3A绝不做花(3人)



BOOGIE:这就是我们的小群了
Jeffery:我们的口号是
Ray:打倒李希侃!3A绝不做花!




李希侃:我,大厂第一A了解一下。



FIN


到底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
好久不开车不写文
我的脑瓜子很疼


深夜福利 晚安

行简❤

♥我如果喜欢你,就在家里等你,给你做香喷喷的咖喱饭。
♥大块的牛肉在锅里咕噜咕噜,土豆粒,胡萝卜丁和青豌豆放进冒着白雾的咖喱牛肉里翻滚,再放些你喜欢的香菜。
♥等土豆和胡萝卜收了满满的咖喱汤汁,用长柄勺从锅里舀出新鲜出炉的咖喱,浇在亮晶晶的米饭上,然后像家里最小的孩子那样用勺子把土豆胡萝卜和饭一起搅拌。
♥一碗饭里给你盛上我满满的爱意。

大晚上的,没宵夜,老饿了。(o`ε´o)】

     

饮食爱人(四)【完】

完结撒花!客套话就不写了,直接放文!
【今天早上一直在卡文,下午才开始动笔,悄悄咪咪在数学考试的时候码字,老心酸了。】

冬:芋头排骨汤面

        冬日的寒风干燥且凛冽,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小贾,帮我打好掩护啊。”蔡徐坤压低声音对justin说道。这是蔡徐坤这个月第十三次早退,justin抱着一叠范丞丞的黑历史照片对蔡徐坤眨眨眼:“放心吧坤坤哥,锐哥不会知道的。”两人心照不宣地相视而笑,蔡徐坤快步走出酒吧。看着蔡徐坤离开的背影,尤长靖啃着苹果,手搭在justin的肩上问道:“坤儿怎么又这么早就溜了?”justin偏过头认真地看着他:“我说他回去煲汤你信吗?”尤长靖瞪大了眼睛,苹果也不嚼了:“他什么时候对这个感兴趣了?”“和王子异分手之后。”justin拍了拍尤长靖的肩,准备回去接上蔡徐坤的时长。不经意地一瞥就看到门口的沙发上躺着一条深灰色的围巾,justin无奈地扶额,蔡徐坤什么时候能记得走的时候带上围巾!认命地叹了叹气,准备收起来。一只手挡在他面前,来人已经比他快一步拿起围巾:“我给他送回去。”“……好。”

        蔡徐坤哼着小曲儿,双手插在兜里,慢慢悠悠地走在商业街上,街道两旁的橱窗亮起,看得好不真切。自从分手后,就没人拖他出来逛街了。以前一个人的时候,整天足不出户,到时间就去上班,家里屯着各种口味的泡面。和王子异在一起之后,王子异把他照顾得很好,说仙子下凡一趟就够辛苦了,不怎么让他做事。现在又是一个人混日子,所以开始学着做饭,学着好好照顾自己,感觉生活也没那么难过了。新一轮寒风在城市里肆虐,蔡徐坤回过神来自嘲地笑了笑,裹紧外套,加快回家的步伐。

        前几天楼道里的电灯坏掉了,居委会阿姨还没找人修好。蔡徐坤拿出手机打算开个手电筒,突然想起给justin洗范丞丞黑历史照片的时候把电耗光了。蔡徐坤欲哭无泪,只好摸索着墙壁上楼。过道里站着一个人,指间的点点火光微微闪烁,即使在黑暗中,他也能一眼认出那个身影。“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蔡徐坤掏出钥匙,漫不经心地问到。“分手之后。”王子异把烟头丢在地上,用脚踩灭火光后,把烟头丢进垃圾桶里。“来干什么?”“你忘记带走围巾了。”蔡徐坤看了他几秒,接过围巾什么也没说。王子异心里沉甸甸的,正要转身离开,身后传来那个朝思暮想的声音:“进来吃个宵夜吧。”

        房间里淡淡地充斥着食物的暖香,蔡徐坤快不走进厨房关火。王子异脱下外套挂在门口边的衣架上,暗自打量着房间的陈设,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蔡徐坤系着碎花围裙从厨房里探出头:“过来帮我切点儿葱。”王子异有些恍惚,几个月前他也是这样叫蔡徐坤进厨房帮忙的。

        锅中的水咕噜咕噜地沸腾起来,蔡徐坤利落地抓了一小把面条放进锅里,用筷子将它们拨开。王子异动作很快,切完一小碗葱后,揭开一旁的炖锅。一把汤勺递到王子异的面前:“尝尝,才学的。”王子异毫不客气地舀了一勺,芋头香糯,排骨酥烂,时间也刚刚好,心里挺诧异,嘴上还是在贬他:“这种难度系数,挺适合你的。”蔡徐坤赏了他一个白眼,把芋头和排骨加水丢进锅里煮是挺没有难度系数的,亲手处理芋头才是麻烦的事。“有得喝就不错了,哪这么多话。”蔡徐坤把他推出厨房:“出去坐着。”

        煮好的面条放入冷开水中过一遍,然后捞入盛好的芋头排骨汤里,加入葱花,撒上一丁点白胡椒粉。卖相很好!味道很好!蔡徐坤美滋滋地在心里对自己一顿吹嘘。王子异乖巧地接过蔡徐坤递来的叉子,挑眉道:“怎么只有一小锅?”“宵夜吃多了睡不着。”王子异调笑道:“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不是一人一碗?”蔡徐坤撞上他玩味的眼神,平静地说道:“单身的人为什么要在家里多准备一副碗筷?”王子异被噎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默默地低头吃面。

        吃到同一根!吃到同一根!王子异在心里疯狂默念,时不时地偷瞄蔡徐坤。雾气有些模糊了那人的脸,看不真切,但是王子异就觉得他好看。蔡徐坤吃得很慢,他知道对面人的视线一直注视着他,不想抬头,总觉得浑身不自在。王子异还在出神,对面人的呼吸突然停了一下。

        王子异艰难抑制嘴角上扬,几率这样低的电视剧前段真的发生了。他又悄悄抬头看着蔡徐坤的反应,有些震惊,还有些复杂。王子异有些紧张地看着那根交接他们的面条,蔡徐坤垂下头,吃面的速度更慢了。两人之前的气氛好似发生了变化,王子异试探般地微微起身,离那人的唇愈来愈近。下一秒,面条就被王子异自己咬断了……艹!王子异气得想锤人,一动不动地僵在那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蔡徐坤勾起唇角,不去理会那人的尴尬,准备继续吃面时,被那人挑起下巴,唇上被覆上温热。他们的亲吻从来没有这样平静过,不带一丝情欲,没有以往的天雷勾地火。

     得了,面也吃不下去了。蔡徐坤放下筷子轻轻推开王子异,认真地看着他:“你到底要做什么。”“对不起。”“行,我接受你的道歉。还有吗?”王子异小心地捧住他的脸,对上他眼底的细碎星光:“给我个重新追你的机会。”蔡徐坤眼里带着笑意:“我在和送我玫瑰的人交往。”王子异捏捏他的脸:“你刚刚才说自己单身。”emmmm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蔡徐坤有些别扭地不去看他,王子异轻轻吻了他的额头:“对不起,我没有相信你,我去找锐哥问清楚了,是我太冲动,脑洞开太大。”见蔡徐坤不说话,王子异有些不知所措。“混蛋!”蔡徐坤恶狠狠地瞪着他,揪住他的衣领,对着唇一阵乱啃,齿间溢出的血腥味也丝毫不在意。王子异勾起手指,擦拭着蔡徐坤眼角闪烁的晶莹,任他继续胡闹。

        这个冬天…似乎也没有那么冷了。

        我想和你一起做一对饮食爱人,尝遍人生的酸甜苦辣。到暮年垂首之际,就着朝霞与夕阳,回忆我们的往昔岁月。

        这一生,满足且欢愉。

                                                                     —— END❤

        

饮食爱人(三)

明儿个完结!喜极而泣!

*å­å¼‚ï¼ˆå¤§å­¦ç”Ÿå…¼èŒèˆžè¹ˆè€å¸ˆï¼‰× å¤å¤ï¼ˆé…’å§é©»å”±ï¼‰ 
*ooc是我的,糖是他们的。小学生文笔,渣。
感情线随四季变化,每个季节对应一道菜【然而我只会吃不会做。。。(*๓´â•° ╯`๓)♡】
*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转载。。。emmm估计也没有。

【今天在看天官赐福,更晚了。。。】

秋:茄汁蟹味菇

        秋日的阳光携着凉意悄然而至,凋零的枯叶被行人踏出欢快的乐章。

        木桌上的陶瓷花瓶插上了带着水珠儿的香槟玫瑰,咖啡色的格子桌布被换成了卡其色,杂物在角落里推得整整齐齐,家里难得这样干净整洁。

         天气转凉,蔡徐坤换上白色的高领毛衣盘腿坐在沙发上,腿上搭着小毛毯,手指在屏幕上敲得飞快,正在和周锐讨论酒吧下一期的主题活动。这个周末两人不约而同地没有出门,乖乖待在家里做好了清洁,王子异扬言要给他做顿丰盛的午餐。自从蔡徐坤生日之后,两人已经很久没有共处一室了。“坤坤,过来帮我洗个菜。”王子异从厨房里探出头,蔡徐坤放下手机笑着回应道:“来了。”

        清早从菜市场买回来的蟹味菇洗净后放在网架上沥干,王子异熟练地拿着番茄在火上烤火后,耐心地去皮切丁。蔡徐坤一边摆弄着木耳菜,一边偷瞄着王子异,心里不禁嘀咕,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油锅慢慢烧热,番茄丁倒入油锅里,发出“刺啦”的响声,等到番茄咕噜咕噜地出汁儿后,倒入沥干的蟹味菇,放上一点盐和青椒差不多就可以出锅了。

        “坤坤…我想听你的解释。”王子异开口有些迟疑,“嗯?什么?”“你生日那天,我在酒吧看到了有人送你玫瑰。”蔡徐坤停下手上的动作,偏头认真地看着王子异:“你不信我。”不是疑问句。王子异对上他的视线:“我很少见你那样开心。”蔡徐坤什么也没说,继续折腾着手下的蔬菜,既然不信任,那多说无益。王子异看向他的眼神愈发深沉,他只要蔡徐坤一句解释,说什么他都会信,可是蔡徐坤没有,到头来都是他的一厢情愿吗?

        “我饿了,你快点。”蔡徐坤实在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飞快走出了厨房,坐回沙发上。那天晚上,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等了王子异一晚上,结果王子异没有回家。三个星期前在马路对面看到的那一幕,实在是太难受了,心里慌得发紧。蔡徐坤不得不承认,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底儿,毕竟一开始是自己先去撩拨王子异的,王子异是喜欢他,但是这种程度的喜欢是否能让他们继续走下去,他也不知道。

        过了好一阵子,王子异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从厨房走了出来,头也没抬地对蔡徐坤说道:“吃饭了。”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就像例行公事一样。两人坐在餐桌前沉默不语,蔡徐坤用筷子扒拉着碗里的饭粒,抬起头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把头垂了下去。王子异抬手想像往常一样揉揉蔡徐坤的头,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坤坤。”“嗯。”蔡徐坤的头埋得更低了。“我们…还是分开吧。”王子异的手握得很紧,生怕下一秒就动摇了。“好。”蔡徐坤的语气很平静,说完还扒了口饭。王子异起身走进卧室,随后拖着行李箱走了出来:“我搬回寝室住。”“嗯。”

        王子异走得很快很干脆,不敢去看那人,生怕自己反悔。蔡徐坤抬起头,继续吃饭。那道茄汁蟹味菇他们约会的时候在大排档吃到过,蔡徐坤喜欢吃辣,每次都要提醒老板放一些青椒,王子异记得很清楚。

        “艹…怎么这么辣…”眼泪一滴一滴地掉进碗里。

饮食爱人(二)

*å­å¼‚ï¼ˆå¤§å­¦ç”Ÿå…¼èŒèˆžè¹ˆè€å¸ˆï¼‰× å¤å¤ï¼ˆé…’å§é©»å”±ï¼‰ 
*ooc是我的,糖是他们的。小学生文笔,渣。
感情线随四季变化,每个季节对应一道菜【然而我只会吃不会做。。。(*๓´â•° ╯`๓)♡】
*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转载。。。emmm估计也没有。

夏:枸杞银耳汤

       

        夏日的午夜被星光点缀,聒噪的蝉鸣给闷热的空气更添几分烦闷。
       

        客厅里没有安装空调,茶几上放着早已融化的哈根达斯,地板上凌乱地躺着几件衣服,一盒拆开的冈本,还有不明的白色液体…旖旎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王子异靠在沙发上,满足地眯起双眼,活脱脱一只饱餐一顿的狐狸,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身上人光裸的后背。蔡徐坤趴在王子异身上,双臂环着那人的脖颈,额发被汗水打湿,眼角红红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还吃不吃冰淇淋了?”王子异略带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蔡徐坤昏昏沉沉地摇了摇头。MD,想偷吃口冰淇淋代价也太大了…身上全是哈根达斯的味儿…王子异抬手捏了捏蔡徐坤的后颈:“本来最近忙,又没有好好吃饭,别折腾自己的胃。乖一点。”蔡徐坤在他怀里小声地哼哼唧唧:“天气这么热…没胃口…”王子异亲了亲怀里人的额头:“明天我给你熬枸杞银耳汤喝,我妈教过我。”蔡徐坤浑身无力,点点头表示听到了,又好似想到什么,喃喃道:“别忘了把沙发清理下,芸姐明天要来收房租的…”王子异轻笑:“那你明天跟我一起,早点儿起。”“我都这样了你还要压榨我?!”蔡徐坤想从他身上爬起来,结果腰一软,又摔了回去。王子异笑得更欢了:“好好好,我来我来。”蔡徐坤不满地小声逼逼了几句,片刻就睡着了。

—————————————————————————

        “叮咚。”王子异刚上完自习从图书馆里走出来,蔡徐坤的消息就弹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子异!这个银耳快占领我们家了!!!】
        王子异满头黑线:【你泡了多少?】
        【一包…】小孩儿委屈的神情在脑海中浮现。
        【你把泡好的装一下,没泡好的捞出来。】
        【好哒❤】
        王子异看着那个小心心哭笑不得,骑着自行车飞快往家赶。

        王子异风风火火冲进厨房时,蔡徐坤正蹲在四盆银耳面前呆呆地看着它们。王子异有些想笑,自家小男友对料理一窍不通,清早走的时候还叮嘱他泡四分之一包,估计小家伙没睡醒,听得迷迷糊糊的。蔡徐坤抬头用湿漉漉的眼睛看向他:“子异…怎么办啊?”王子异也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思索了一会儿:“我问下老妈能不能把泡发的银耳晒回去。”

        泡发的银耳细细地撕成小瓣,锅里倒入冷水,将冰糖,枸杞,银耳放入,用大火煮开,再转入小火熬煮。枸杞银耳汤黏稠的香味在空气中扩散,蔡徐坤吸了吸鼻子,推搡着王子异让他多放点冰糖。王子异想起蔡徐坤几个月前治虫牙的时候,疼得死去活来,于是放得比标准量还要少。蔡徐坤气呼呼地叉腰,正要和王子异理论,结果那人尝了一口银耳汤转身覆上他的唇,银耳汤滑入口腔,沁人心脾。王子异意犹未尽地舔了舔他的唇角:“挺甜。”蔡徐坤别扭地偏过头,耳根红得不像话,是挺甜的。

—————————————————————————

        夏夜的酒吧永远都是人满为患,王子异顺着人流挤进酒吧。长发男子一眼就望见角落里的他,拿着两杯酒走了过去:“子异,今天怎么这么早?”王子异笑着接过酒:“和同事换了班,今天他生日,安排了约会。”周锐和他碰杯:“难怪呢,他霸占着麦克风不放。”两人相视一笑。“好了,我过去招呼其他客人了。”“成,别告诉坤坤我来了啊。”“了解。”

        王子异不经意地往旁边一瞥,林彦俊拿着鸭脖投喂尤长靖,朱正廷在郑锐彬怀里喝旺仔,想着自家小男友在舞台上嗨到飞起,有些心塞。

        舞台上的蔡徐坤性感又耀眼,亮片点缀着紧身的黑色背心,汗水从脖颈滑落至锁骨,一个wink让台下尖叫连连。最后一首歌唱完,蔡徐坤向观众抛着飞吻,王子异往前走了几步,就在人群的惊呼声中止步。一个身着条纹衬衫的男人抱着大把的玫瑰走到蔡徐坤面前,笑意盈盈地注视着他。蔡徐坤的神色从茫然到惊喜,一手接过玫瑰,一手揽住男人的脖颈,来了个贴脸的拥抱。人群的嬉笑声让王子异几乎快站不住。那个男人凑在蔡徐坤耳边说了句什么,蔡徐坤有些惊愕,随后笑着一拳锤向那人的胸口。王子异什么也没做,慢慢走出酒吧。

        “卧槽,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蔡徐坤靠在吧台和男人碰杯,男人一手搂着justin对他笑道:“上个月。”蔡徐坤看向范丞丞怀里的justin打趣道:“你小子,动作挺快啊。这才多久就拿下我们小贾了?”justin涨红了脸不甘示弱地大声叫唤:“坤坤哥,你还说我呢!怎么不说你一个星期就被王子异拿下了呢!”蔡徐坤被噎了一下,躲开了范丞丞的视线。“老大,真栽了?”范丞丞有些认真地看着他,蔡徐坤抿了口酒,好似想到什么,勾起唇角低头不语。

—————————————————————————

        自从生日那天之后,蔡徐坤和王子异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如果不是下班后木桌上准时放着一碗枸杞银耳汤,还以为王子异失踪了。明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居然人影都看不到。蔡徐坤打开一罐啤酒,猛喝一口。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到底发生什么了?舞社招新,学生会工作,怎么可能忙得一面也见不上。算了,在家里蹲不到人,去外面找他。

        “老师,都放学了,你还不回家吗?”扎着丸子头的女生歪着头看向王子异,一双灵动眼睛让王子异有些愣住,片刻回过神来对她微微一笑:“最近没什么事。”女生眨眨眼,露出灿烂的笑容:“老师以前下课都急匆匆的回家,我们还以为是金屋藏娇呢~”王子异没再说什么,转头看向墙上的钟表。马路对面的蔡徐坤面无表情地看着舞社里的人,下一秒,转身离开。

        木桌上的枸杞银耳汤谁也没喝,酸涩的味道悄悄蔓延。

【充电宝没电了。。。本来今天可以双更的。。。】

       

       

饮食爱人(大纲)

春:芝士焗饭【开启同居甜蜜生活】
夏:枸杞银耳汤【两人感情巨大波动,银耳汤放坏了都没喝完。】
秋:茄汁蟹味菇【分手】
冬:芋头排骨汤面【复合】

其实大纲我手稿上比较仔细,基本就是剧透了,争取日更,实在不行可能两天一更,四发完。

饮食爱人(一)

*å­å¼‚ï¼ˆå¤§å­¦ç”Ÿå…¼èŒèˆžè¹ˆè€å¸ˆï¼‰× å¤å¤ï¼ˆé…’å§é©»å”±ï¼‰ 
*ooc是我的,糖是他们的。小学生文笔,渣。
感情线随四季变化,每个季节对应一道菜【然而我只会吃不会做。。。(*๓´â•° ╯`๓)♡】
*圈地自萌,勿上升正主,转载。。。emmm估计也没有。

春:芝士焗饭
        春日的阳光无论何时都能轻易撩拨年轻人的心弦。
   

       傍晚的城市被稀稀落落的灯光梳妆打扮,夕阳是城市绚丽无暇的衣裙,阳台上的绿植好似被镀上一层金粉。金发男子蜷缩在沙发上刷朋友圈,黑发男子坐在一旁,抬手揉了揉身边人的头,一边翻着美团,柔声道:“坤坤,晚饭吃什么?”蔡徐坤放下手机在沙发上打滚:“不想吃外卖!”王子异想了想,有些苦恼:“要不…我们自己做?”“我做出来的东西…”蔡徐坤想起上周倒在垃圾桶里的黑色不明物体,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王子异比他强一点,起码能煮熟。“上个月我室友给我推荐了芝士焗饭,我可以试试。”王子异这句话瞬间稳住了蔡徐坤纠结的小九九,于是开心地推着王子异去厨房。王子异偏头,在蔡徐坤的脸上轻轻地落下一枚吻:“去把冰箱里的黄油,芝士拿出来,然后去蒸点饭。”
   
   

        这间房子的房东是个很有小资情调的花店女老板,墙上的玫瑰壁画,木桌上的咖啡色格子桌布,素白色的陶瓷花瓶,他们都没有换下。蔡徐坤做完王子异吩咐的事,就倚在门边看着穿碎花围裙的男人正一丝不苟地切菜。蔡徐坤忍俊不禁,王子异还是听见了浅笑声,耳根有点微红,依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开口道:“别傻站在那儿,过来把锅洗一下。”蔡徐坤抱着双臂,慢慢悠悠地踱过去,双手环上那人的腰,将头凑在他耳边,轻轻唤道:“子异。”尾音慵懒地上扬,王子异的耳朵越来越红,不自在地偏头躲开背后人的气息:“走开。”蔡徐坤的笑容更加灿烂,坏心地咬了咬那人的耳垂。王子异终于停下,放下菜刀,转身啃上蔡徐坤的唇。唇舌胡乱地纠缠,安静的空气中吸吮声和喘息声格外突兀。“呼…”蔡徐坤把头埋在王子异的颈间大喘气:“艹,和你接吻像打仗一样。”王子异隔着衣服摩挲着怀里人的细腰,笑得像只狐狸:“谁让你撩拨我的。”语毕,还意犹未尽地咬了一口蔡徐坤的脸颊:“别来招我,否则今晚不是吃饭了。”小孩儿的脸红得可以滴血,涮了锅飞快地溜出厨房。
   

        蔡徐坤坐回沙发,心不在焉地刷着朋友圈,时不时抬头悄悄看厨房里忙碌的男人,脸上的潮红还未退却。厨房里飘来黄油的奶香味,洋葱,玉米粒,青豌豆,胡萝卜丁,培根在锅中翻滚,食物的味道让人满足。蔡徐坤想着自己没怎么做事,良心有点痛,于是破天荒地做起了家务。王子异端着撒上薄荷碎末的芝士焗饭走出厨房时,看着电视机里的主持人高谈阔论,自家小男友笨拙的做着家务,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坤坤,开饭了。”

归根-复命

这首写给忘羡的诗改了千万遍(目前还有瑕疵),在本子里存了一年多,前几天才翻出来,不容易啊【一把辛酸泪】

鲜衣怒马年少时,仗剑清歌踏江舟。
一朝身死十三载,问灵几许断肠愁。
涅槃而归不识己,竹笛悠悠竟为仇。
似曾当年长眠者,笛音尽入一人眸。
云深不知仍如旧,白兔枇杷天子酒。
云纹抹额束道侣,与谁共暮到白昼。
玄武秋枫两少年,一曲忘羡为君奏。
携笛百凤万鬼从,蒙眼不识情意露。
金陵牡丹争相映,千人恶语亦执手。
血衣招阴无畏惧,同去之心能知否。
重回坞中物已非,月夜情深恋已透。
忘机陈情相思意,霜雪共奏到白头。

有关风月,无关你我。

emmmm文笔渣,练练手,短小的刀(´â€¢ ᵕ •`)*
这是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单恋(*꒦ິ⌓꒦ີ)

    喜堂的丝竹声震得耳朵生疼,那人一向穿惯了白衣,其实大红色也很衬他。白展堂悄悄摸去后院看了一眼张洁洁,那女子笑起来眉眼弯弯,好看极了。手边有那人最爱的酒,其实自己不太爱喝酒,只是为了和那人多说上几句话罢了。隔壁桌坐着一群楚留香的红颜知己,到最后她们谁也没赢,也难为苏蓉蓉还在忙前忙后了。
   

    “小白。”熟悉的郁金香味道浮动,温柔地包裹着他的感官。白展堂有些出神,转过身看着一身红衣的楚留香。那人勾起唇角,扬了扬手中的酒杯:“头一次见你穿白色,很好看。”白展堂原以为自己笑不出来,没想到面部很熟悉这个表情,也笑着与他碰杯:“恭喜了。”楚留香对他微笑点头,转身去招呼其他客人。
   

    白展堂喝完这杯酒,理了理衣襟,往大门走去。这段路不长,席间觥筹交错,热闹至极,也没人注意到他。白展堂一瞬间想起很多事,又好像什么也没想,只记得当年自己第一次出手盗九龙杯时,看见那人踏月而过,只一眼便移不开了。这么多年,也习惯让自己的衣衫上沾染一点儿郁金香的花香,也学着喝那人最爱的酒,试着活成他的样子又如何,此事有关风月,无关你我罢了。
   

    门外的梨花打着旋儿地飘落,视线渐渐有些模糊,起风了啊……


【其实很多楚白文都在虐老白,本来我想虐香帅来着的。。。但是香帅毕竟是个放纵不羁爱自由的标准江湖人,孑然一身没什么牵挂,想虐香帅太难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